Cantus.

少しずつ、前に進もう




底層思考 :: 2012/09/04(Tue)





契機是看了張懸這篇(連結注意)文章的內容。


其實我自己也還沒搞懂自己想要說的是什麼
這篇文字敘述會比較凌亂一點
向來語言破碎跟組織統整功力不足一直都是我很大的缺點
只是一直沒去正視而已


說真的我無法完全贊同或是完全否定張懸那篇文章的內容
甚至我連部分否定或者是贊同都說不出口

我曾經了解過那樣子的想法嗎?

我大概是屬於已經失去熱情的年輕人吧
會這麼說是我知道自己曾經熱血過(?)真的是曾經
對於那樣子可以看著一件社會事件或者是一個學運而爆發出各種想法的、曾經的自己
我還記得那股火在胸口燃燒的感覺
很燙,溫度真的很高
不顧一切地說話、然後拼命追求著世界的真理

現在回過頭去
我何其羨慕曾經的自己
我從來不覺得以前的自己 那樣子的執著可笑
而我衷心佩服那個還是國中生的我
那一年我國中二年級。


就現在的我而言
雖然依舊是過著廢宅的生活(?)
但少了很多動力了
拼命地在質疑著自己
漸漸地與這個社會脫節

我常常覺得自己是根本已經懶得去理會這個社會發生了什麼事情
我甚至不懂為什麼張懸可以有那樣子的想法
為什麼蘇打綠的青峰可以寫出那樣子的歌詞
為什麼那些人、那些年輕人可以講出這樣子的話

難道不會太獨斷嗎?


我一直在為我自己已經逝去的那個熱血靈魂找個原因
但我覺得不是一件事情就可以終結那個曾經也熊熊燃燒過的自己


我覺得我有過青春的光芒
可曾幾何時我成為了一個黯淡無光的人類
我被迫著接受這個世界、對所有的人點頭稱是
我連有勇氣拒絕的那個權利都選擇放棄了
雖然總是私底下罵得厲害
但我連說出口、講清楚的勇氣都沒有

我又跑題,只好自己跳回來(?)
而且那個跑題還跑得很無關....


真要找個原因,大概就是死掉的那一年(?)國二吧
正值中二好青春
熱血有為的青年依舊持續為了這個社會在辯論、看社論、思考事件

但是我發現周圍的世界漸漸地不一樣了。

開始有了政黨顏色的報紙
開始學會下聳動的標題、卻毫無內容的報導
開始在文章內言不及義、公然毀謗、肆意發言的文章
開始有了不公平的偏頗之詞的新聞台
開始會問蠢問題、例如『你爸死了你現在感覺如何』的媒體記者

從那個時候起我開始稱呼他們為霉體妓者。


某位教育部長上台後更是改變了一切
真心不想打出他的名字但他實在是讓我火大得要命(?)
先是更動了我真心覺得很重要的中華文化的讀音
一字音的政策只是在殘害這些國家幼苗而已
你可以說我守舊
但我只覺得這樣子的政策是在教孩子們偷懶
最後更將自己的言論合理化
三隻小豬
罄竹難書
一個教育者的頭頭帶頭做出了這樣子的事情

從那個時候起我開始覺得所謂專家學者都是訓練有素的_____。


還記得那年的野草莓學運
老實說我到現在還是不懂真正抗議的意義在哪裡
他的目的又是什麼
我只記得當初許多學生遭受到教授不公平的要求
『不參加就當掉你』之類的
可是這些事情、那些學運的學生看到了嗎?
這個社會看到了嗎?
這些媒體看到了嗎?
政府又看到了嗎?
況且那些參加野草莓學運的學生們--

                   你們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

從那個時候起我再也不相信任何學運
甚至是這次旺中案牽扯到的某清大還是交大的學生
也完全符合了我對這些人的期待--盲目。


不懂得為自己行為負責的人不適合說話
不懂得為自己言論負責的人不適合出聲
話從來不是說出口就好了
就算是說出自己的想法
也應該要相對應地考慮到其所帶來的影響和後果


年輕人固然是潛力無窮的
固然需要衝撞、需要在鬥爭中交流和聽見彼此的聲音

但萬一主流是錯誤的呢?
萬一主流的價值觀、其實從頭到尾根本就不對呢?
那那些非主流的又該怎麼辦?


大致整理到這裡
實在是無法再像以前一樣單純覺得贊同或是其他情緒
大概是早就已經被磨光的熱情
和被掏空到一點都不剩的、某些重要的東西


我還在學習也還在摸索
直到可以找到答案的那一天
都要繼續等待



  1. 軌跡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好久沒出沒 | top | 彩虹>>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euterpesix.blog.fc2.com/tb.php/22-431ba14a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